yabo22.cpm

第七百一十四章:黑夜出没

  • yabo22.cpm
  • 2019-08-23
  • 196已阅读
简介 在水边的山洞之中,随着暗下来了之后,升起了一团篝火来,宁止戈的高烧已经差不多的退下来了,他就像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的,你永远的都不知道,他的极限到底是在哪里每次重伤了之后,看着似乎是就快要活

第七百一十四章:黑夜出没

在水边的山洞之中,随着暗下来了之后,升起了一团篝火来,宁止戈的高烧已经差不多的退下来了,他就像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的,你永远的都不知道,他的极限到底是在哪里每次重伤了之后,看着似乎是就快要活不成的时候,稍稍在休息了一下之后,又开始变得活蹦乱跳的时候,很多的时候你不得去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个人啊南清给宁止戈的身上伤口这些缝合和上了药她完美的继承了他爷爷的医术,只是那老头现在就在那儿躺着,没死但是也没有醒过来宁止戈在瞧了一眼那个老头,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有种感觉,那个老头似乎是在装死的“咳咳”宁止戈捂住了嘴角咳嗽了一下,一场大病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宁止戈的身体也变得虚弱了起来“这里还有半截老山参我看你现在身体似乎很虚弱了,你要的吗?”南清拿出了之前给宁止戈用了一半但是没有用完的老山参递给了宁止戈宁止戈伸手接过来,微微的看了一眼之后,直接的一口的就扔进了嘴里,生嚼着吃了“那个,你这么吃不行的”南清想要阻止宁止戈的时候,宁止戈已经嚼着吃了咽下去了“这个参的药效非常的强,你这么吃的话身体会受不了,而且你现在身体那么的虚弱,需要一点点儿的调养起来”唐蒿在微微的耸了耸肩头说道:“没事儿啊妹子!他就是一个牲口的人,他能和普通人一样的吗?”宁止戈在把参给嚼着吃了之后,眼睛看锅里,说道:“我饿了”南清还想要给宁止戈舀一碗起来的时候,宁止戈直接的就端起了锅来,说道:“我等会儿还要出去,我就先吃了,你们自己再煮一点儿吧!”“你去那儿啊?整天都在上蹿下跳的,就像是一个猴子一样的,现在身上这么多伤你也不想安静一点儿?”唐蒿看着宁止戈,宁止戈把整个锅都给端了起来,就像是八辈子都没有吃过东西一样的,用手抓着在嘴里面塞进去“你慢点儿”南清伸手在宁止戈的后背之上轻轻的拍了拍“没事儿!我是牲口,牲口不在意这些的”宁止戈一边吃着一边说道“那儿有人自己说自己是牲口的”南清忍不住的笑了笑“做牲口好啊!”宁止戈说道:“做牲口的,有吃有喝了,吃饱喝足了就可以上路变成别人的口粮了”宁止戈吃得很快,煮了一锅的饭全部进了他一个人的肚子里面了宁止戈在意犹未尽的拍了拍肚子说道:“七分饱,差不多了,我先出去了”“你去干什么啊?”南清问道“我去把你哥救回来”宁止戈说,眼睛看着火光之中,那火光里面似乎是在映照着宁止戈的脸庞宁止戈站起了身来,跳进了水里朝着外面的海里游了出去出了山洞,山洞的外面是一处悬崖,对面不远就是葫芦岛的那个小岛小岛上面并没有住人,上面是在种植着一些平时能够用得上农作物宁止戈顺着岸边游了过去,在靠近海岸边上,宁止戈在岸上看了一眼,岸上有点儿不对劲儿,岸上似乎多了很多的人,转头看着海绵之上,海面之上停着一辆大船宁止戈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心里不由的想着,那些海盗又来了吗?现在天空之中已经变得非常的黑了,宁止戈从水里爬出来,顺着岸边就摸了上去,他的身上就带着那把已经没有了子弹的猎枪宁止戈看见了一点儿火光,顺着火光那儿走了过去,看见了不少人海盗正坐在篝火的周围在休息着但是,宁止戈也看出了一些不太对劲儿的地方,这次的这些海盗和之前和他拼杀的那些海盗不一样,他们身上穿的衣服都是统一的蓝色,而且比之前的那一伙海盗要穷一点儿,手里拿着的枪都是参差不齐的宁止戈甚至还在他们的手里看见了一下拿着二战时候的步枪,那玩意儿都能拿去当烧火棍了,而现在还拿出来当枪使,宁止戈完全的可以想象得出一伙的海盗到底是有多么的穷了周二现在也有一点儿懵了,他看见有海盗船来的时候,以为是熊瞎子的人又回来,结果来的是另外的一伙儿海盗的领地意识还是很强的啊,怎么会有其他的海盗进入到熊瞎子的底盘之上来,除非是要干架的时候不过,不过是那儿的来的海盗他的都是惹不起的,之前的老村长死了,现在周二就是在暂代村长的位置周二来接待了这群海盗这伙海盗当然就是来葫芦岛上扎营的郑秦汉了郑秦汉路过的时候,看见了绑在柱子之上,晒得皮开肉绽的南墙,他曾经和南墙有过一面之缘“这是怎么回事儿?”郑秦汉看着南墙问道周二跟在身后说道:“他本来是我们岛上的人,但是他协助外人,惹怒了熊瞎子,我们没有办法啊!熊瞎子要拿我我们整个岛的人开刀,我们也就只有把元凶交出去了”“哦”郑秦汉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我听说之前岛上有个很厉害的人,是不是他啊?”“那儿是他!是另外的一个,现在不知道跑到那儿去了,就是被这个小子给藏起来的”周二说郑秦汉看了眼南墙说道:“看他的样子已经不行了吧!给他喝一口水吧!”“是是”周二连连的点头答应郑秦汉说道:“你放心,我们不会在岛上久待的,我们过来是和熊瞎子有点儿事情要谈,等事情谈了之后我们就会离开的”“没事儿,您要住多久就住多久”周二点头哈腰的说忽然,郑秦汉猛然的一转头,一双眼睛朝着远处的黑暗之中看了一眼,他在感觉到在黑暗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注视着他,就像是野兽一样。

Top